Return to site

哥大精算硕士陈嘉义:Earn Not Given,为金融这个词,为理想,想要就去争取,就去挣得

陈嘉义

哥伦比亚大学 精算学 硕士

杜兰大学 金融学 硕士

深圳大学 经济学 学士

实习经历 / 花旗银行,广发证券等

 

我没想到我会走得这么远。

当我踏上飞往新奥尔良的班机,我想要的所有,不过是一纸文凭,上边鎏金着我的名字。 而今我在纽约的哈林区,外边下着细雨,窗户滴答滴,我想要的,已经不止是文凭了。
 

1

 

纽约 / 深圳

 

纽约的地铁又破又旧,却是不少人唯一的选择。

学期开始时,我每天搭乘 2 号线到 96 街,再换乘 1 号线到哥大站。暑假开始后,我每天搭乘 4 号线到实习的地方。地铁连接着我的几个重要的目的地。纽约市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城市圈,主要区域是曼哈顿岛,布鲁克林,Bronx,和皇后区,如果把纽约市比作一个人,那么曼哈顿岛就是纽约的心脏,周边的区域在给心脏供血,一日一日,一年一年,循环往复,周而复始,给心脏供血的管道,就是又破又旧的 1234567ABCDEFG 号线。

 

这里的人们热情而又冷漠。

不同的国家,不同的语言,不同的风俗习惯怪异而又繁荣的共存,生长着,纽约是一个冒着热气,蒸腾着的热带雨林。 这里的车流不息,行人随便闯红灯,fuck,suck,cunt 的骂声此起彼伏。如果说来往纽约的游客见识到了纽约的美,洛克菲勒中心往下看的夜景璀璨,大都会博物馆,MOMA 的历史磅礴,华尔街的酒醉金迷,那么作为学生的我来说,是真切地见识到了纽约的真实。这里的人们挣扎着生活,高昂的租金与物价,残酷的丛林法则,白领光鲜的背后已经力透纸背的汗水,让我用纽约的一个区名来形容最为贴切: "Hell's Kitchen"。

 

我来自深圳,我的本科毕业于深圳大学。

我见识过一个城市的青年和壮年,我熟悉于深圳飞快的建造速度,我喜欢在写字楼与写字楼之间瞎逛,和朋友们在深夜摇摇晃晃的穿行。纽约刷新了我对城市的认识:这是一座充满了历史沉淀的城市,随处可见不知多少年历史的雕塑,建筑物,教堂。

 

缓慢的工程施工速度,让我感觉到这座城市拼命地在新与旧当中做妥协,并且获得了成功:古老的文化可以和崭新的文化共存。一座教堂的旁边就可以竖立着一座刚刚竣工的大厦,层层叠叠的瓷砖连接着钢化玻璃,我见识到的是历史与 21 世纪的伟大对接。

 

2

 

上西城的梦

 

哥大位于曼哈顿的上城区,和纽约大学一道,一个占据了下城,一个统治了上城,构成了纽约的两大知名学府,为纽约市源源不断地输送着人才。我初来乍到,一下车站,走进哥大校园便进入眼帘的是哥大大气的 Low Library 和庄严的智慧女神雕像,雕像下面用拉丁文写着 Alma mater,意即灵魂之母。哥大学子们祈祷着能获得母亲的庇佑,让自己无论在学业还是事业上一帆风顺。

 

在哥大,不同的人们怀抱着不同的梦想涌来, 朝气蓬勃的学生与西装革履的菁英们停留于此,或聆听,或发言,或沉思,在活跃的空气中迸发出智慧的火花。哥大的各种活动不断:社团,演讲,公开课,名人讲座,歌剧,篮球与羽毛球,咖啡与披萨。所有的种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哥大,就好像一轮初生的太阳,每一个学子都在汲取着太阳的养分。哥大愉快地欢迎新生的到来,充满期许的迎接毕业生的离去。这些哥大的毕业生,从此仿佛背负了使命,穿行于各个行业各个城市,为自己的事业奋斗,continue to do great things.

 

3

 

This's Finance

 

我的兴趣是金融,我也想投身于金融服务行业。


在这个金融的世界首都工作几年应该是一段不错的体验,这是我来纽约之前的想法。来纽约之后,我发现纽约的金融服务行业竞争异常残酷,一个公开的工作岗位无论是 entry-level 还是实习,无论是 paid 还是 unpaid,往往都能吸引 200 份甚至更多的简历;面试官面试时面无表情,无论说什么经历都是回一句:em...interesting.

 

纽约的机会的确很多,非常非常多的公司在招人,但纽约发拒信的速度也非常非常快,在一句句的 we are regret to inform you that we are not able to select you as one of our... 中,我能感觉到,公司感到后悔的并不是你没有获得这个机会,而是想说,你应该为自己感到后悔,你不够资格了,你不能留这了,想去哪去哪吧,哪凉快去哪,我们多的是人才,get the FOH.


就在今天,我实习的老板劈头盖脸地骂了我一顿,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原因。我感到愤怒,凭什么你能颐指气使,我要默默承受?要换在国内,换在深圳,我早打他丫的了。大不了收拾行李走人,自有留爷处。但是我不敢,我不敢浪费这个机会,我需要这个机会最大限度地学习。于是我默不作声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,继续工作。
 

 

4

 

Earn Not Given

 

在夜深人静的晚上,我看着窗外的城市,看着车流静静地飘过。


我在想,我到底还缺少什么呢?为了彻底地明了金融这个词,我还需要做什么,我还能为自己的理想给予什么,在这剩下不多的时间里?

 

是金融建模? 那我从 three-statement 学起,DCF,Comparables, economic value, LBO, M&A, 每一条等式都不能错,每一个数字都不能错,每一个 assumption 都要有根据。是会计吗,那我去了解每一个科目,PP&E, COGS, non-recurring items....是统计?我去学概率论,学统计推断,正态分布,贝叶斯理论。是应用工具?我去学 R,matlab,python, excel vba, pivot table。是数据分析?那我去学爬虫,机器学习。

 

是需要我的所有?那么我给予我的所有,我给予我所有的时间。我常怀愤怒,我也给予我的愤怒。I give it my all. 而我想要的,我相信时间和我的真心会给予我。


临表彷徨,不知所言。在最后,我引用 LBJ 的一句话,与大家共勉。

"在俄亥俄州的东北部,在阿克伦,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劳而获的,人们得到他们挣得的东西。" 如果你想要,那么就去争取,去挣得。难关,迈过了,就走得更远一点;迈不过,就过普通的生活。"

Earn Not Given.

陈嘉义

哥伦比亚大学 精算学 硕士

杜兰大学 金融学 硕士

深圳大学 经济学 学士

实习经历 / 花旗银行,广发证券等

我没想到我会走得这么远。

当我踏上飞往新奥尔良的班机,我想要的所有,不过是一纸文凭,上边鎏金着我的名字。 而今我在纽约的哈林区,外边下着细雨,窗户滴答滴,我想要的,已经不止是文凭了。
 

1

纽约 / 深圳

纽约的地铁又破又旧,却是不少人唯一的选择。

学期开始时,我每天搭乘 2 号线到 96 街,再换乘 1 号线到哥大站。暑假开始后,我每天搭乘 4 号线到实习的地方。地铁连接着我的几个重要的目的地。纽约市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城市圈,主要区域是曼哈顿岛,布鲁克林,Bronx,和皇后区,如果把纽约市比作一个人,那么曼哈顿岛就是纽约的心脏,周边的区域在给心脏供血,一日一日,一年一年,循环往复,周而复始,给心脏供血的管道,就是又破又旧的 1234567ABCDEFG 号线。

这里的人们热情而又冷漠。

不同的国家,不同的语言,不同的风俗习惯怪异而又繁荣的共存,生长着,纽约是一个冒着热气,蒸腾着的热带雨林。 这里的车流不息,行人随便闯红灯,fuck,suck,cunt 的骂声此起彼伏。如果说来往纽约的游客见识到了纽约的美,洛克菲勒中心往下看的夜景璀璨,大都会博物馆,MOMA 的历史磅礴,华尔街的酒醉金迷,那么作为学生的我来说,是真切地见识到了纽约的真实。这里的人们挣扎着生活,高昂的租金与物价,残酷的丛林法则,白领光鲜的背后已经力透纸背的汗水,让我用纽约的一个区名来形容最为贴切: "Hell's Kitchen"。

我来自深圳,我的本科毕业于深圳大学。

我见识过一个城市的青年和壮年,我熟悉于深圳飞快的建造速度,我喜欢在写字楼与写字楼之间瞎逛,和朋友们在深夜摇摇晃晃的穿行。纽约刷新了我对城市的认识:这是一座充满了历史沉淀的城市,随处可见不知多少年历史的雕塑,建筑物,教堂。

缓慢的工程施工速度,让我感觉到这座城市拼命地在新与旧当中做妥协,并且获得了成功:古老的文化可以和崭新的文化共存。一座教堂的旁边就可以竖立着一座刚刚竣工的大厦,层层叠叠的瓷砖连接着钢化玻璃,我见识到的是历史与 21 世纪的伟大对接。

2

上西城的梦

哥大位于曼哈顿的上城区,和纽约大学一道,一个占据了下城,一个统治了上城,构成了纽约的两大知名学府,为纽约市源源不断地输送着人才。我初来乍到,一下车站,走进哥大校园便进入眼帘的是哥大大气的 Low Library 和庄严的智慧女神雕像,雕像下面用拉丁文写着 Alma mater,意即灵魂之母。哥大学子们祈祷着能获得母亲的庇佑,让自己无论在学业还是事业上一帆风顺。

在哥大,不同的人们怀抱着不同的梦想涌来, 朝气蓬勃的学生与西装革履的菁英们停留于此,或聆听,或发言,或沉思,在活跃的空气中迸发出智慧的火花。哥大的各种活动不断:社团,演讲,公开课,名人讲座,歌剧,篮球与羽毛球,咖啡与披萨。所有的种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哥大,就好像一轮初生的太阳,每一个学子都在汲取着太阳的养分。哥大愉快地欢迎新生的到来,充满期许的迎接毕业生的离去。这些哥大的毕业生,从此仿佛背负了使命,穿行于各个行业各个城市,为自己的事业奋斗,continue to do great things.

3

This's Finance

我的兴趣是金融,我也想投身于金融服务行业。


在这个金融的世界首都工作几年应该是一段不错的体验,这是我来纽约之前的想法。来纽约之后,我发现纽约的金融服务行业竞争异常残酷,一个公开的工作岗位无论是 entry-level 还是实习,无论是 paid 还是 unpaid,往往都能吸引 200 份甚至更多的简历;面试官面试时面无表情,无论说什么经历都是回一句:em...interesting.

纽约的机会的确很多,非常非常多的公司在招人,但纽约发拒信的速度也非常非常快,在一句句的 we are regret to inform you that we are not able to select you as one of our... 中,我能感觉到,公司感到后悔的并不是你没有获得这个机会,而是想说,你应该为自己感到后悔,你不够资格了,你不能留这了,想去哪去哪吧,哪凉快去哪,我们多的是人才,get the FOH.


就在今天,我实习的老板劈头盖脸地骂了我一顿,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原因。我感到愤怒,凭什么你能颐指气使,我要默默承受?要换在国内,换在深圳,我早打他丫的了。大不了收拾行李走人,自有留爷处。但是我不敢,我不敢浪费这个机会,我需要这个机会最大限度地学习。于是我默不作声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,继续工作。
 

4

Earn Not Given

在夜深人静的晚上,我看着窗外的城市,看着车流静静地飘过。


我在想,我到底还缺少什么呢?为了彻底地明了金融这个词,我还需要做什么,我还能为自己的理想给予什么,在这剩下不多的时间里?

是金融建模? 那我从 three-statement 学起,DCF,Comparables, economic value, LBO, M&A, 每一条等式都不能错,每一个数字都不能错,每一个 assumption 都要有根据。是会计吗,那我去了解每一个科目,PP&E, COGS, non-recurring items....是统计?我去学概率论,学统计推断,正态分布,贝叶斯理论。是应用工具?我去学 R,matlab,python, excel vba, pivot table。是数据分析?那我去学爬虫,机器学习。

是需要我的所有?那么我给予我的所有,我给予我所有的时间。我常怀愤怒,我也给予我的愤怒。I give it my all. 而我想要的,我相信时间和我的真心会给予我。


临表彷徨,不知所言。在最后,我引用 LBJ 的一句话,与大家共勉。

"在俄亥俄州的东北部,在阿克伦,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劳而获的,人们得到他们挣得的东西。" 如果你想要,那么就去争取,去挣得。难关,迈过了,就走得更远一点;迈不过,就过普通的生活。"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