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turn to site

我的纽约合租日记,和一堆奇葩室友们

孙荣凯

Fordham University

国际金融硕士

南京航空航天大学

广播电视新闻学学士。
曾实习于《南都周刊》

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(NPR)等

 

 

在纽约,合租是个有意思的事。

 

 

 

如果你想体验纽约的多样性,找个外国室友合租是个不错的办法,而且好多时候会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 

因为我是转专业留学,我要在 7 月 31 日前把房子找好。尽管很多同学也提前找房子,但大多人都不需要 7 月份就把这件事敲定,就更别提 7 月到纽约了。我当时想着,如果找不到中国同学,外国室友也没问题,立好规矩就可以。

 

紧接着就发生了各式各样的新鲜事。
 

来看我房子的第一个人是个韩国姑娘,在纽约的茱莉亚音乐学院学小提琴。

 

来看房的时候,她挎包还塞了不少乐谱,小提琴盒上的几个锁也没扣紧。“我看你家离我学校特近,所以我下了课就赶紧过来了”,她说。她喜欢我租的房子,也对室友准则和租金没异议,聊上个十几分钟就都搞定了。“你有什么问题想问我么?”我说。

 

她顿了会,再说话时连声音都有点小了。“我每天要回家练琴,你方便么?”,她一边说一遍挠头。小提琴的声音我还是”领教“过的,我住的房子也不允许打隔断,所以她住在这的资格就这么被排除掉了。最后这姑娘有点急了,愣是在屋子里给我拉了一首曲子,还跟我聊了一会穆特。虽然还挺投缘,但我还是希望家里能安静些,所以只好遗憾地把她送走。

 

之后又来了两个外国人来看房子。

 

“富二代” Amigo 的爸爸在墨西哥做烟草生意,他在纽约下城的一所大学读金融。他边看房,边给我普及烟草知识,就差让我这个没抽过烟的人来一根了。

 

第二次是一个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建筑的白人同学要看房,我们约好第二天早晨 8 点用 Facetime 给他看房,结果第二天我等了一上午他都不在。下午出去办事回来后收到他的道歉短信,说因为自己习惯性的在闹钟叫醒后给按停,所以那天早晨也就习惯性的没起来…

现在的室友,在看房时远没有上面那些人奇葩,不过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华裔,除了有个中国人的外表和姓氏,其他地方跟美国人没两样,说英语时没有一点口音。直到跟我签完租房合同后,他才突然用中文冒出一句:“我上一个室友跟我同姓,这次又是同姓,也是醉了”。

室友的爸爸是上海人,妈妈是东京人。他先在东京读小学,之后到上海读中学,现在在美国读大学,中日英三种语言听说读写都没问题。他觉得自己是个南方人,不过也有北京侃爷的那一面。当我告诉他北京土话管姑娘叫“妞儿” 的时候,他笑了好一会,说这叫法太有意思了,你干脆这么叫我算了。

 

因为房租涨价和室友回国,前段时间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找房之旅。

 

第一个房客是来自波兰的 IT 宅男 Michal。头一次见面握手打招呼时,他竟然特字正腔圆地跟我说了声“你好”。我惊讶地问他是怎么看出我是中国人的,因为在此之前我只用了我的英文名 Sam 跟他联系,也从没说国籍的事。

 

他听完后大笑,说他刚才是介绍自己的名字 —— Michal 是波兰名,发音很像汉语里的“你好”。Michal 的家很干净,家里的两只小猫也乖巧。不过让我感兴趣的是他买的两台 3D 打印机。Michal 说自己特喜欢鼓捣小玩意,现在他家里的自动喂猫粮机和喂水器,都是他自己用 3D 打印机做出来的。Michal 还给我展示了他卧室里的一个有着 N 多个抽屉的柜子,里面全是他平时做焊接和小玩意时用到的零件,从锡条到串珠应有尽有。

 

第二个房客,是一个帮孩子找房的妈妈。当时我看上了一个在曼哈顿 Chelsea 的房子,她说自己儿子还在学校读书,因为到时要来谷歌的纽约办公室实习,所以就先过来帮他找房子和室友了。找房妈妈告诉我,自己曾经在迈阿密做职业网球运动员。我立刻问,“你经常用哪只手臂挥拍?”按常理说,网球运动员经常是一只手臂粗一只细,因为是右撇子或者左撇子的关系,而我面前的这个阿姨,她两个手臂竟然是一边粗。

 

阿姨接着马上给我解释,说这是自己得意之处。原来,她在平时锻炼时就刻意锻炼两只手。她是左撇子,但她不希望对手过早知道这一秘密。所以后来她就把写字、吃饭等通常是右手干的活全部挪到右手上去,而左手则相应提高训练强度。她说,对手之前看到她看书写字时都用右手,所以自然判定左手是死穴。可如果对方在赛场上攻击她的左手位,她的回球往往令对手应接不暇。

 

纽约就是这样的一座城市,在这个熔炉里,熔炼了所有的民族,所有的肤色,所有的语言和所有的人格,所谓多样性,只从合租一件事,就体现到淋漓尽致。

孙荣凯

Fordham University

国际金融硕士

南京航空航天大学

广播电视新闻学学士。
曾实习于《南都周刊》

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(NPR)等

在纽约,合租是个有意思的事。

如果你想体验纽约的多样性,找个外国室友合租是个不错的办法,而且好多时候会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因为我是转专业留学,我要在 7 月 31 日前把房子找好。尽管很多同学也提前找房子,但大多人都不需要 7 月份就把这件事敲定,就更别提 7 月到纽约了。我当时想着,如果找不到中国同学,外国室友也没问题,立好规矩就可以。

紧接着就发生了各式各样的新鲜事。
 

来看我房子的第一个人是个韩国姑娘,在纽约的茱莉亚音乐学院学小提琴。

来看房的时候,她挎包还塞了不少乐谱,小提琴盒上的几个锁也没扣紧。“我看你家离我学校特近,所以我下了课就赶紧过来了”,她说。她喜欢我租的房子,也对室友准则和租金没异议,聊上个十几分钟就都搞定了。“你有什么问题想问我么?”我说。

她顿了会,再说话时连声音都有点小了。“我每天要回家练琴,你方便么?”,她一边说一遍挠头。小提琴的声音我还是”领教“过的,我住的房子也不允许打隔断,所以她住在这的资格就这么被排除掉了。最后这姑娘有点急了,愣是在屋子里给我拉了一首曲子,还跟我聊了一会穆特。虽然还挺投缘,但我还是希望家里能安静些,所以只好遗憾地把她送走。

之后又来了两个外国人来看房子。

“富二代” Amigo 的爸爸在墨西哥做烟草生意,他在纽约下城的一所大学读金融。他边看房,边给我普及烟草知识,就差让我这个没抽过烟的人来一根了。

第二次是一个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建筑的白人同学要看房,我们约好第二天早晨 8 点用 Facetime 给他看房,结果第二天我等了一上午他都不在。下午出去办事回来后收到他的道歉短信,说因为自己习惯性的在闹钟叫醒后给按停,所以那天早晨也就习惯性的没起来…

现在的室友,在看房时远没有上面那些人奇葩,不过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华裔,除了有个中国人的外表和姓氏,其他地方跟美国人没两样,说英语时没有一点口音。直到跟我签完租房合同后,他才突然用中文冒出一句:“我上一个室友跟我同姓,这次又是同姓,也是醉了”。
室友的爸爸是上海人,妈妈是东京人。他先在东京读小学,之后到上海读中学,现在在美国读大学,中日英三种语言听说读写都没问题。他觉得自己是个南方人,不过也有北京侃爷的那一面。当我告诉他北京土话管姑娘叫“妞儿” 的时候,他笑了好一会,说这叫法太有意思了,你干脆这么叫我算了。

因为房租涨价和室友回国,前段时间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找房之旅。

第一个房客是来自波兰的 IT 宅男 Michal。头一次见面握手打招呼时,他竟然特字正腔圆地跟我说了声“你好”。我惊讶地问他是怎么看出我是中国人的,因为在此之前我只用了我的英文名 Sam 跟他联系,也从没说国籍的事。

他听完后大笑,说他刚才是介绍自己的名字 —— Michal 是波兰名,发音很像汉语里的“你好”。Michal 的家很干净,家里的两只小猫也乖巧。不过让我感兴趣的是他买的两台 3D 打印机。Michal 说自己特喜欢鼓捣小玩意,现在他家里的自动喂猫粮机和喂水器,都是他自己用 3D 打印机做出来的。Michal 还给我展示了他卧室里的一个有着 N 多个抽屉的柜子,里面全是他平时做焊接和小玩意时用到的零件,从锡条到串珠应有尽有。

第二个房客,是一个帮孩子找房的妈妈。当时我看上了一个在曼哈顿 Chelsea 的房子,她说自己儿子还在学校读书,因为到时要来谷歌的纽约办公室实习,所以就先过来帮他找房子和室友了。找房妈妈告诉我,自己曾经在迈阿密做职业网球运动员。我立刻问,“你经常用哪只手臂挥拍?”按常理说,网球运动员经常是一只手臂粗一只细,因为是右撇子或者左撇子的关系,而我面前的这个阿姨,她两个手臂竟然是一边粗。

阿姨接着马上给我解释,说这是自己得意之处。原来,她在平时锻炼时就刻意锻炼两只手。她是左撇子,但她不希望对手过早知道这一秘密。所以后来她就把写字、吃饭等通常是右手干的活全部挪到右手上去,而左手则相应提高训练强度。她说,对手之前看到她看书写字时都用右手,所以自然判定左手是死穴。可如果对方在赛场上攻击她的左手位,她的回球往往令对手应接不暇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